【炸出新人生2】小三逼问何时离她狠撕婚照洒脱放手

 

【炸出新人生2】小三逼问何时离她狠撕婚照洒脱放手许宴庭国中毕业就到美容院当学徒,婚后曾经营美髮工作室。(许晏庭提供)

她苦笑道:「有次放假回家,看到妈妈怎幺头髮都白了,以为她身体不好或老了,搞半天原来是有少年白,没时间染髮,被我妈骗回来的啦!」20岁就在鹿港开个人工作室,2年后和做板模的初恋情人结婚。女儿出生后,为了多攒点钱,许宴庭日兼3份工,清晨跟继父批鳗鱼到早市卖,白天接美髮预约客人,下午4点后又到继父的鹹酥鸡摊帮忙兼学手艺。

「继父对我很好,他自己有更好的发展,就把鹹酥鸡摊放给我和前夫做。」小夫妻每月净赚约8万元,许宴庭27岁就买下人生第一栋透天厝,然而野心更大的她,为了早点还清贷款,让先生独自顾摊,另创更具规模的美容院,除了自己担任设计师,还聘了4位员工,店内也兼做美容产品直销。

许宴庭忙着冲刺事业,却忽略先生的不安。她淡然地说:「那时儿子刚出生,想说多赚一点,加上做美髮总是会打扮得比较漂亮,有时我需要到台北受训2、3天,他没看到人就会怀疑东怀疑西,对自己没信心,鹹酥鸡摊也不想做,收起来了。」

生长在重男轻女大家庭,许宴庭22岁就决定组织自己的小家庭,与初恋情人结婚生子。(许晏庭提供)

屋漏偏逢连夜雨,美容院也因房租开销、人事成本过高,经营一年多就黯然结束。许宴庭一度只能做组装手电筒的家庭代工,一天赚不到150元,先生则转行开游览车。

「刚开始一週回来一次,慢慢变成半个月、1个月、3个月才回家,别人是一休息就赶快回家看妻小,他不是,反而吵着要去外面租房子。」夫妻俩收入锐减,房贷压得2人喘不过气来,母子3人为了省钱合吃一个便当,许宴庭别无选择,只能忍痛看着辛苦买下的栖身之所被法拍。

但更残酷的是,她接到陌生女子来电,逼问:「何时要去办离婚手续?」「这样我就听懂了!要离就离,又不是我对不起他,没意思了嘛!」当年许宴庭29岁,女儿刚上小学,儿子才3岁,办妥离婚手续那天,她把家里所有属于前夫的物品全清掉,连喝交杯酒的结婚照也撕一半,只保留自己的那部分,回娘家哭了2小时,从此将伤心往事尘封心底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