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就这样拍了《怵目惊魂28天》(Donnie Darko)

 

我们就这样拍了《怵目惊魂28天》(Donnie Darko)

  被誉为最难以理解的惊悚科幻电影《怵目惊魂28天》(Donnie Darko),从製作到上映的过程并不是那幺顺遂:儘管它影展获得了多项大奖提名,但由于题材关係差点没有电影公司愿意帮它发行;上映后票房不尽理想,几经波折才在出租影片市场上引起影迷的热烈迴响,找到属于它的影史地位。

  刚从电影学院毕业年仅23岁的导演理查‧凯利(Richard Kelly),对前途感到紧张和茫然,他努力尝试写出一部剧本以开展自己的职业生涯。理查偶然想起年轻时看过的一则新闻报导:关于厚实坚硬的冰雹击中一架喷射机机翼,导致飞机坠落撞进一个小男孩的房间,幸好小男孩当时并没有在房间里才躲过死劫。而这则新闻成为《怵目惊魂28天》最初的灵感来源。

我们就这样拍了《怵目惊魂28天》(Donnie Darko)

  电影里的小镇是以理查小时候曾住过的弗吉尼亚州中洛锡安(Midlothian)为原型,至于「濒死的老奶奶」(Grandma Death)也是真实取材自一名老妇人,还有自我帮助课程也真正存在于学校课表中。整体而言,这部电影就像是理查回忆起雷根时代的美国郊区撰写而成的故事。

  让别人来执导它,从来不在理查的考量中。因为他明白这部晦涩难懂的故事很可能永远不会浮上檯面,或是被彻底改写得面目全非。当剧组签下茱儿‧芭莉摩(Drew Barrymore)的演出合约,他们随即获得了最急需的450万美元製作费;而敲定茱儿‧芭莉摩也帮助他们找到了其余的演员,因为演员通常不太愿意与未有实际作品的导演合作。

我们就这样拍了《怵目惊魂28天》(Donnie Darko)

  起初,剧组原本想找杰森‧施瓦兹曼(Jason Schwartzman)饰演主角东尼,但他已经答应出演别部电影;而杰克‧葛伦霍(Jake Gyllenhaa)主演的《十月的天空》(October Sky)才刚刚落幕,并在戏中表现亮眼崭露头角。虽然他当时还不是家喻户晓的巨星,但已经证明了自己的表演天赋。理查给了杰克‧葛伦霍很多自由发挥的空间,像是他与兔子装扮的法兰克说话时的声音,就是出自他的想法。「撇除法兰克恐怖的外表,它是东尼唯一的朋友。它就像小孩依赖的毯子一样,因此他会用小朋友的声音与法兰克对话。」杰克‧葛伦霍说道。

  正由于大多数演员和剧组人员都非常年轻,拍摄过程始终充满了活力,但身负重任的理查却几乎快被压力压垮,25岁的他必须向所有人证明自己的导演能力,拍摄期间更暴瘦了九公斤多。例如拍摄东尼与其他学生从学校大门走进校园的片段几乎耗掉了一整天的时间,这是一段漫长缓慢的场景,电影角色伴着英国乐团「Tears for Fears」的歌曲〈Head Over Heels〉穿越走廊并出现在镜头中。当时製片主任和製片经理对此大为光火,他们认为这是一段过于随便的音乐录影带式画面,既没有对话也没有推进故事剧情,且剧组也还没有拿到歌曲的使用权利。不过当他们看到这段理查精心编排的的画面时,便承认:「好吧,我们的想法是错了。」

我们就这样拍了《怵目惊魂28天》(Donnie Darko)

  2001年1月,《怵目惊魂28天》参与了日舞影展(Sundance),这是每个主要发行人都会参与的盛会。儘管获得了「金评审团大奖」提名,但大多数发行人依然认为它是一部有问题的电影,而且没有人知道该如何将它推向商业市场,甚至一度可能会直接沦为出租电影发行。幸好后来《怵目惊魂28天》被电影公司新市场(Newmarket)签下,他们前一年才刚完成另一部被其他人认为很难卖座的实验性电影《记忆拼图》(Memento)。由于该剧导演克里斯多福‧诺兰(Christopher Nolan)极力说服希望能给《怵目惊魂28天》院线上映的机会,最终才被新市场选上发行。

  然而,2001年9月11日美国遭逢恐怖攻击事件,被安排在万圣节週末档期上映的《怵目惊魂28天》连一百万美元的票房都没有,甚至未能回收製作成本。当时没有人愿意在灾难后去电影院娱乐,更别说看一部带着沉重情绪的影片。一年后,已经变成出租影片的《怵目惊魂28天》在英国再次受到关注,这股从DVD出租店捲土重来的热潮终让它被观众看见。

电影资讯

《怵目惊魂28天》(Donnie Darko)-Richard Kelly,2001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