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拾荒攒88万,儿子接回家伺候,老人走后查了余额,儿子哭了

 

在高山村里有一个老人叫徐芳,她是一个可怜的人。

从小就没了父母,过着饱一顿饿一顿的生活。

因为实在太穷,样子也长得一般,所以年龄很大还没有成亲。

在她三十岁那年,村里一个没了老婆的男子娶了她。

徐芳老公和前妻有一个6岁的儿子徐贵。

徐芳把他当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看待,村里的人都夸她是好后妈。

徐芳本来也想生一个孩子的,可是徐贵说不想要弟弟和妹妹了,

怕爸妈生了孩子后,对他不好了。

徐芳也可怜这个孩子自小没了亲妈,就把他当亲生儿子一样,

甚至为了他不愿生自己的孩子。

老人拾荒攒88万,儿子接回家伺候,老人走后查了余额,儿子哭了

  

村里人都劝她要生一个自己的孩子,

说亲生的才亲,别人的养大了还是别人的。

甚至连老公都劝徐芳生一个,可是徐芳就是固执,

说徐贵就是自己亲生的,无须再生一个。

就这样,徐芳一生没有子女,只有这个养子。

徐芳是个勤劳的女子,自从嫁进他们家后,就做牛做马的伺候他父子俩。

有好吃的好喝的都让父子俩先吃喝,徐贵在徐芳的照顾下,健康的成长。

他们三口过着幸福的日子,不曾想,徐芳的老公竟然在他们婚后5年走了。

老人拾荒攒88万,儿子接回家伺候,老人走后查了余额,儿子哭了

  

徐芳很伤心,也很心疼徐贵,想着孩子亲爸亲妈都没了,更加倍的对徐贵好。

那时候,徐贵和徐芳也很亲,

可是到徐芳把他养大,供他读完书,

并且娶了一个儿媳蔡红后,徐贵就开始变了,真真是娶了媳妇忘了娘了。

  

蔡红知道徐芳不是老公的亲生母亲后,

就特别嫌弃徐芳,甚至把她赶出家门,说这个房子她没份。

徐芳只好搬到牛棚去住了,开始儿子还会拿点吃的给徐芳,

没两天也跟着媳妇一样嫌弃徐芳了。

不单不给点食物,见面也不喊。

  

徐芳就伤心的离开家乡,去了大城市。

为了过日子,徐芳只能拾荒过日子。

白天就捡垃圾,晚上就睡天桥底。

不过大城市的废品很多,只要愿意捡还是有很多的。

徐芳见能赚钱,就没日没夜的捡,睏了就捡到那睡到那,吃的也是最简单的。

老人拾荒攒88万,儿子接回家伺候,老人走后查了余额,儿子哭了

   

徐芳还想着攒多些钱,给儿子儿媳,这样儿子儿媳就对她好了。

所以她每天都很起劲的捡,就这样,她捡了差不多20年的废品,

人越来越老了,也感觉自己捡不动了。

而且她也特别的想念家乡,想念儿子徐贵了。她看了一下卡里,有88万。

她就踹着卡回了村里,继续住牛棚,

但是她拾荒攒了88万的事情被儿子和儿媳知道了。

儿子和儿媳立刻满脸笑容的接她回家里伺候,对徐芳孝敬得很,

这让徐芳很高兴,她也特别珍惜她和儿子孙子在一起的天伦时光。

  

徐芳越来越老了,身子也很弱了,知道离那头不完了,

就想着什幺时候把那88万交给儿子的。

可是,有一天夜里,徐芳起床去喝水,经过儿子房时。

听到,儿媳说,那个老东西怎幺还活着呀,天天对着我都快吃不下饭了。

儿子说,老婆,别着急,她不是有88万吗?你再忍忍。

儿媳只能气呼呼的说,好吧,你不会先拿到钱呀,拿到钱就把她轰走算了。

儿子说,你已经赶过她一次,她不会那幺快把钱交给来的,再忍忍吗!

老人拾荒攒88万,儿子接回家伺候,老人走后查了余额,儿子哭了

  

徐芳听了,默默的掉眼泪,水也不喝了,

就回了房间,越想越生气,身体更差了。

不到一个月,徐芳告诉了儿子密码,就离世了。

儿子和儿媳欣喜若狂的拿着那张卡去查余额,余额竟然只有88元,儿子当场哭了!

儿媳马上大骂,那个老的骗了我们这幺久。

立刻沖回家里,想再翻一翻徐芳有什幺值钱的东西。

没想到在她的大衣里翻出一封信,

原来徐芳听到儿子儿媳对话后,把钱全捐出去了!

老人拾荒攒88万,儿子接回家伺候,老人走后查了余额,儿子哭了

村里人听说了,都说夫妻俩活该!你们说,老人应该把钱捐了吗

往下看更多精彩内容:穷小子结婚,只摆五桌却来了一百多人,结帐的时候更是失声痛哭

01

阿名离开梨桑村的时候还不大,

他父母在外打工,阿名也从小跟着父母在外面。

虽然回去得少,但阿名是很喜欢梨桑村的。

他有些模糊的记忆里,还记得他儿时端着大瓷碗,挨家挨户吃饭的场景。

炊烟起,犬长吠;牧民归,童子追。

阿名经常在梦里梦见这样的场景,

梨桑村又叫梨湾,因梨树和桑树多以及弯绕地形得俩名。

他每当想到此,便感慨说:

梨桑村啊,变了,回不去了!我的儿时啊,也回不去了!

 

阿名说这话的时候,已经三十二岁,还没有结婚。

他的父亲前几年过世,挣的钱都用来给父亲治了病。

他没有买房子,家里条件又不好,婚姻也一拖再拖。

 

阿名后来很少回梨桑村了,他说:

一大把年纪了没结婚,又还是个穷小子,怕大家笑话他!

母亲在一旁不言语,她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儿子赶紧结婚成家,

梨桑村里和他一般大的孩子,现在啊,孩子都已经上学好多年了。

三十三岁那年,也就是去年,阿名终于结婚了。

那个姑娘小他5岁,家里隔得也不算远,

阿名的母亲再满意不过,对这个儿媳妇千好万好。

阿名结婚的时候还是回了梨桑村办酒席。

老人拾荒攒88万,儿子接回家伺候,老人走后查了余额,儿子哭了

    

02

不过最后没有选在村里办,而是在附近镇上找了一家酒楼,

规模不大,但胜在清净雅致。

最重要的是老闆也是梨桑村的人,大了阿名几岁。

母亲说:算起来,咱们和阿太家还有点亲戚关係,照顾他家生意也是好的。

阿太就是酒楼的老闆。

阿名和母亲大概数了一下人数,一共订了五桌。

 

这些年虽然他们回家少,但村里谁家有事,他们都还是托人带了礼钱去的。

母亲把他们去的人家都算了一下,觉得五桌应该还多了。

却没料到,结婚当天来的人让他们措手不及,太多了,

足足一百多人,看这情况,五桌哪里坐得下?

阿名和母亲赶紧同老闆商量,加了席位,

在酒楼外边都还摆了几桌,最后坐了13桌才坐满。

有人给阿名母亲打招呼:

「我家今天本来要去好几家哪,听说老林家娶媳妇,

那几家让人帮忙带着钱去了,我带着全家人都过来了!」

梨桑村的人素来认为结婚这样的喜事,

应该一家人都来,这样新郎新娘以后才能圆圆满满,和和美美。

阿名在外多年,他以为大家都那幺忙,结婚时间又不是选在过年,

谁会为了他这样一个穷小子特意带着全家人来呢?

所以,他和母亲,每家只算了一个人。

但那天来的人,多是一家人赶来,

还有的为了圆圆满满,连刚满月的孙子都抱来了。

老人拾荒攒88万,儿子接回家伺候,老人走后查了余额,儿子哭了

   

03

结婚那天很是热闹,有孩子绕着他们跑,

一边跑一边笑,又追逐到另外一边去了。

有长辈喝多了酒,告诉阿名以后如何做一个好老公。

却又被自家媳妇拉走了:「自己都没做好,还好意思来教别人。」

阿名跟着笑,他原本以为,他结婚是很冷清的。

好不容易忙完了一切,阿名去找阿太结帐,就是酒店的老闆。

待看到帐单时,阿名却傻了眼,阿太这分明收的是五桌的钱啊?

阿名笑他:「阿太,后来加了八桌,这个数字不对,你莫不是喝多了?」

阿太看了他一眼:「那八桌,我请了。」

阿名以为阿太果然是喝多了酒,开始胡说八道了,

便说:「你在镇上开酒楼,生意比不得城里,

大家挣钱都不容易,怎幺能让你亏这幺多呢?」

阿太继续看了他一眼,「这不是亏不亏的事。」

阿太说:「小的时候家里很穷,有一次去上学,要住校一个星期,

母亲说家里没钱了,就不给我钱了。

她给我装了很少的米和很多的鹹菜,我要吃一个星期的。」

阿名不知道他要说什幺,看着他。

他继续道:「背的东西太重了,我那时个子小,一边走一边哭,

半路碰到了老林,他听说后,给了我八块八毛钱。」

「那钱我省着用了一个月,会记一辈子。」

他说。「老林是个好人,所以村里人都念着他的好,你结婚,大家都回来了。」

老林就是阿名的父亲。

阿太说完喝了一口酒,而阿名悄悄掉了一滴泪。

晚上,阿名做了一个梦,梦里的他已是大人模样。

他和一群孩子用木棍扮孙悟空,一路笑着从村头追到了村尾。

醒来清泪两行。

其实梨桑村没有变,它还是记忆中的样子,只是自己啊,早变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