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勇敢加薪吧!(一)

 

老闆勇敢加薪吧!(一)

台湾薪资水平,是亚洲四小龙最低;
十多年来,台湾经济虽有成长,薪资却倒退至16 年前水平。

企业看待人才,到底是成本还是投资?
冲破闷经济,企业要从投资人才开始。
企业伯乐与千里马人才,齐心协力,携手创新,才有共同未来。

今年二十四岁的罗小姐,大学毕业后,就到香港读研究所。两年前,她完成硕士学业,当地有公司开给她月薪近十万元台币的工作机会。但她没有接受,反而回台从事一份起薪三万多元的公关工作。「大家都想往外跑,妳干嘛回来?」面对同侪的纳闷,她总给出不想离开家人、不喜欢香港生活环境的答案。

其实在她心中有一股声音,让她坚定不移。「我不相信凭我们这一代年轻人的力量,无法改变台湾,」至今月薪依然不到四万元的罗小姐说。是的,曾几何时,在台湾工作已经变成需要一股使命感支撑。从大学生基本薪资二二K,到实质薪资倒退十六年等争论话题,在台湾工作,几乎已和低薪划上等号。

劳工穷忙:薪资倒退十六年

根据行政院主计处统计,○三年至一二年这十年间,儘管人均GDP还有平均二.七五%的正成长,但实质薪资的平均成长率却是负○.四九%。(见表一)

老闆勇敢加薪吧!(一)


还有,带动民间企业加薪指标的公务员薪资,也几乎是铁板一块。过去十年,台湾公务员只有过两次调薪,每次调幅三%。

「经济成长后自然会带动薪资成长的这条链,已经断了,」台经院景气预测中心孙明德表示。台湾薪资水平,不仅已沦为亚洲四小龙最低,跨国人资顾问公司韬睿惠悦总经理王柏松观察,目前中国大陆沿海一线城市的企业,中高阶主管的薪资已经开始超越台湾。

台大政治系教授朱云汉日前投书媒体指出,未来台湾整体薪资水準,恐怕取决于大陆沿海工资的上升速度。朱云汉日前和来台访问的韩国首尔国际论坛会长郑求炫聊天,启发他省思台湾低薪问题的严重。他发现,台湾大学生起薪比南韩低二.六倍,是因为台湾资本家不需面对强大工会的监督,同时更握有产业外移的筹码,即能「运用大陆廉价劳力做槓桿,迫使本劳接受薪资冻涨。」

老闆诉苦:钱愈来愈难赚

看似不公平的劳资博奕,资方也有话要说。一位中小企业主表示,虽然台湾员工普遍对加薪无感,其实企业在过去十年间的用工成本,已大幅提升。这位老闆口中的用工成本,包括法定工时缩减、劳退新制实施、劳健保费率数度提高等变革。

根据主计处统计,过去十年,受雇员工每人每月平均总报酬增加一三.四%,但主要来自非薪资报酬(如保险费、福利津贴等),增幅为三四.四%。意即,雇主现在多雇用一位员工,要比十年前多付出三分之一的成本。观察一般企业在编列年度薪资预算大饼时,最重要的考量,仍是获利多寡。「钱愈来愈难赚」,才是多数企业主不加薪的主因。

当前企业经营环境的确不同以往。根据过去十年的《天下》一千大企业调查,一千大製造业的总营收,虽然在十年间涨幅超过三倍,平均获利率却衰退仅剩三分之一;从○三年的六.三%降至一二年的二.二%。(见表二)至于佔台湾GDP近七成、就业人口达六成的服务业,也没好到哪里去。十年前台湾前五百大服务业的平均获利率为四.八%,一二年则降至只剩二.六%。

老闆勇敢加薪吧!(一)


韬睿惠悦总经理王柏松观察,企业获利能力不断下降,代表竞争力滑落,及面对愈来愈不确定的未来,因此,在考量每年的薪资预算时,自然会趋向保守。「所有一切徵兆都在告诉雇主,你调薪要很谨慎,」每年都会针对国内企业进行薪资调查的王柏松,道出当前多数企业主的心境。

现象:企业满手现金,吝于投资?

弔诡的是,当企业的利润愈来愈微薄、雇工的成本愈来愈高,企业手上的现金却愈来愈多。过去十年间,国内企业现金存量足足增加了一倍。中兴大学财金所师生,针对国内上市柜企业持有现金与总资产佔比,进行统计。结果发现,十年前,这个数字都保持在九%左右,但○三年后开始逐年攀升,到一二年已经将近一八%。(见表三)

老闆勇敢加薪吧!(一)


再将企业手上现金与国内生产毛额做比较。十年前,上市柜企业的现金存量规模,约是台湾一年GDP的十分之一,但到了一二年,更上升至二六%。也就是说,国内企业现在放在手上的现金规模,相当于台湾一年GDP的四分之一。

中兴大学财金所教授杨声勇分析,这代表企业面对全球经济局势的浑沌不明,纷纷选择储备更多现金因应;既不愿意发还股东,也不愿意进行投资。「 令人担心的是,原本可用来创造GDP成长的『子弹』,现在都停靠在企业手上,变成闲置资金,」杨声勇说。为了提高企业持有现金的成本,财经立委费鸿泰正思考修法「逼」钱,研拟提高企业未分配盈余十%的课徵税率。

上一篇: 下一篇: